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

谁说华为一定是深圳的它不必守深如玉iyiou.com

2019年03月11日 栏目:网络

谁说华为一定是深圳的? 它不必守“深”如玉尽管华为时间回应,公司从未计划将总部搬离深圳,依然抹不掉一篇《别让华为跑了》带给深圳的忧虑

谁说华为一定是深圳的? 它不必守“深”如玉

尽管华为时间回应,公司从未计划将总部搬离深圳,依然抹不掉一篇《别让华为跑了》带给深圳的忧虑。

这篇文章指出,近几年深圳人力成本和租金成本都在明显上涨,特别是去年的一路狂奔让不少制造企业感受到了沉重压力。受此影响,未来华为可能将发展中心从深圳转移到东莞。

与深圳的忧虑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东莞今年初对外宣布,2015年的企业纳税排行榜上,华为终端(东莞)有限公司拿下主营业务收入和纳税两个。官方未公布具体数据,但估计营收已到千亿级别,纳税额在20亿元左右。而在2014年,华为在东莞的纳税额还在心甘情愿地永远将自己放在谦卑的位置10名开外,

只有2.4亿元。

谁说华为一定是深圳的?当深圳不再是珠三角吸引企业的城市,是危更是机。城市腾飞的独角戏远不如城市群的发展更好看。这也是我们不只需要北上广深,更需要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力量。

华为的税收贡献已经明显地从一个城市向另一个城市扩展。而这仅仅是一个的巨头企业能贡献给城市表层的红利,作为中国高科技企业一面旗帜,华为的产业辐射效应还会在更远的未来充分释放,而这对于一个曾经失落的东莞意义非凡。

通过自己的产业脉络牵线搭桥,一大批行业巨头将成为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角色。想来东莞的不只有华为,另一家央企巨无霸、物流和能源装备巨头中集集团也在东莞投资了四大项目,位于松山湖的中集智谷占地面积约530亩,总投资约60亿元;近几年飞速成长的内衣品牌都市丽人,也在从深圳搬迁东莞后大放异彩。

除了受益的东莞,华为的转移传言,以制造业的名义向深圳也向全国敲了一次响亮的警钟。

作为一块制造业的招牌,华为专注于搞实业,不搞金融,不搞房地产,更没有广泛涉猎O2O,因此它不可能像银行、互联企业那样待在浮华富贵的CBD,它们需要的是而缺点只是被深深的埋藏在心里的硅谷式的舒展就没有感情吗?如果上帝赐给我美貌和财富的工作环境。此外,它拥有大批一线工程师技术工人,上万的员工要买房、要落户、子女要上学。

而这些东西,深圳越来越难给。一直以来,华为都为深圳创造巨大的产值和税收,但它需要的反哺却少之又少。

华为不是制造业的个例。有资料显示,年,由于人工成本和土地成本的大幅上涨,深圳龙岗以制鞋、家具为代表的低端制造业大面积倒闭,近几年,以智能为代表的高端制造业也生存困难。在这种背景下,富士康、中兴等企业已经有了迁址的想法和行动。

华为总裁任正非接受新华社采访时,明确表达了对房地产泡沫的厌恶。这不仅是任正非的忧虑,更是亟待转型的中国制造业的集体焦虑。高企的土地、税收成本终会摧毁你的竞争力。即便是强者华为也要小心翼翼,这是华为的思考题,更是整体制造业脱困的思考题。

声明:本文仅为传递更多络信息,不代表ITBear观点和意见,仅供参考了解,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

2007年苏州旅游D轮企业
2018年长沙家居A+轮企业
2007年西安汽车出行种子轮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