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印尼矿产出口禁令不变矿主不急于投资冶炼厂

2019年03月13日 栏目:旅游

印尼怎样才能持续、稳定地从中国的经济发展中受益,这是我现在关心的问题,也是我建议各位好好思考的一个问题。26日,印尼第二大城市泗水,在

印尼怎样才能持续、稳定地从中国的经济发展中受益,这是我现在关心的问题,也是我建议各位好好思考的一个问题。

26日,印尼第二大城市泗水,在印尼鹰航空公司主办的印中商务促进会上,印尼驻华大使苏更?拉哈尔佐对到场的众多当地企业界人士提出了上述问题。

自从今年3月上任以来,这位新大使就开始了他在中国和印尼的密集穿梭考察。在两个国家,他走访多地,接触企业界和地方政府,试图为合作牵线搭桥。在他看来,一个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另一个是拥有2.5亿人口的东盟经济大国,两者之间的合作机会是巨大的。

除了首都雅加达之外,印尼很多地方也都期待同中国加强合作。这次我在泗水、望加锡(一名锡江)两地交流期间,就有东爪哇和印尼东部地区的许多地方官员跟我说,希望和中国的一些城市结为伙伴。比如说泗水和深圳、望加锡和厦门。苏更在接受《财经》采访时表示。

大使的穿梭之旅同时也是在为印尼候任总统佐科威(JokoWidodo)的经济新战略预热。10月20日,这位有印尼奥巴马之称的新总统将宣誓就职。苏更透露,新总统就职当天,印尼政府也将公布经济新战略,其中包括长期投资额高达7千万亿印尼盾(约合3.6万亿人民币)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这对中国的工程承包商、金融机构和相关企业都是一个很大的商机。

候任总统非常重视中国这个伙伴,他就任后会有访华计划,但在其就任之前不便披露。苏更说。

《财经》从接近印尼官方的一名人士处获悉,佐科威计划出席11月在北京举行的APEC峰会。

印尼版4万亿

据苏更介绍,印尼总统的经济新战略以互连互通为纲领,以能源安全、粮食安全为重点。其中,在基础设施建设、开发金融服务、农业技术合作和金属矿产冶炼等领域,中国企业将面临众多投资机会。

印尼是一个群岛国家,大小岛屿众多,有千岛之国的称号。印尼的区域经济发展则很不均衡,首都雅加达所在的爪哇岛集中了大部分的工业和服务业,而富含煤矿的加里曼丹岛和拥有金、镍、锌等金属矿产的苏拉威西岛,在基础设施、交通等方面的发展有所不足。

印尼新政府决心大大提升我国各岛之间的互连互通,同时大大提升我国和世界各地之间的互连互通。苏更大使说,习近平主席去年10月访问印尼时提出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以及稍早提出的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和印尼长期希望实现的与世界互连互通非常契合,印尼可以通过接入中国的一路一带运输体系大大缩短货物运抵中国、欧亚和欧洲市场的时间。

据他介绍,印尼中央和地方政府规划和部分实施中的项目包括:在苏门答腊岛各城市之间修筑600公里的泛苏门答腊公路,以及其他各大岛上的类似公路项目;在经济发达的爪哇岛修建从雅加达经万隆到泗水的高速铁路;在望加锡、比亚克和比通建设深水港等。估计互连互通战略所涉及的长期投资额将高达7000万亿印尼盾。

中国的工程承包商已经用泗水马都拉大桥等项目(由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承建)证实了自己的实力。我想,只要条件合适,它们能继续赢得很多来自印尼的合同。苏更说。

在基建融资方面,印尼也对外国金融机构持开放态度,其中包括中国扮演重要角色的金砖银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筹建中的开发银行。

除了互连互通战略外,新战略还包括能源安全与粮食安全两大重点。

印尼的煤炭、油气资源丰富,煤矿主要集中在加里曼丹岛。为了高效地利用能源,印尼政府鼓励在能源出产地附近集中建设发电设施,并通过现代化的(海底)电向全国各地供电。因此电建设也蕴含着商机。

在粮食安全方面,印尼正在向中国学习水稻培育技术。目前,日惹地区和成都市正在开展一个水稻培育合作项目,尝试把中国的水稻品种引进印尼,如果这个项目取得成功,印尼政府会把它作为一个样板,在全国各地推广。

矿产出口禁令不变

除了使经济地理条件合理化之外,印尼政府还下决心优化本国的贸易结构,减少矿产、原材料等初级产品的出口,提升高附加值产品在出口中的比重。

2009年印尼国会通过了第4号法律《矿产和煤炭矿业法》,规定从2014年起,禁止出口未经提炼的原矿,以此鼓励本国矿产冶炼行业的发展,促进工业化和就业,提高不可再生资源的经济价值。

这一法律对印尼的矿业产生了极大的震动,也让很多在印尼经营矿业的华商和中国商人感到不适应。

我们在印尼搞矿的人千辛(锌)万苦,倒霉(煤)作孽(镍),虽然辛苦,但原来利润丰厚。在印尼矿产行业摸爬滚打十多年的邱枫对《财经》表示,现在这个第4号法律一出来,原矿一律不准出口,我们还得去找人来投资冶炼厂。生意比以前难做很多。

我们也在跟中国的一些冶炼企业接洽,但是一切要等新总统上台之后才能确定。在泗水和望加锡经营矿业的华商杨昆皇父子称,虽然第4号法律理论上已经实施9个多月了,但当地很多矿主还在观望,并不急于投资冶炼厂,新政府上台了,法律和政策会不会说变就变?冶炼投资很大,谁也不想拿自己的钱冒险。

但苏更对《财经》明确表示,第4号法律是国会通过的法律,行政部门没有权力随便修改。而且提升出口产品附加值是利国利民的根本诉求。矿石出口原是印尼出口的大类,禁令一出,印尼对很多国家的出口都显着下降,在短期内造成较大逆差。尽管如此,印尼国会还是坚决立法,说明整个国家在这个问题上有政治共识,新总统肯定会以很大的决心来把这个事情贯彻到底。

至于贸易逆差,苏更称有信心通过促进农业经济作物和精炼矿产品的出口,来弥补原矿出口的份额:相信印尼对中国的贸易能在两三年内恢复到比较平衡的水平。

不要依赖地方政府搞定一切

印尼的经济新战略对中国企业意味着大量投资机会,但要在印尼投资成功,也有不少风险和困难需要管控和克服。

苏更认为,中国企业在印尼投资要注意4点。,要找对伙伴。要在印尼当地寻找信用度高的合作伙伴和成熟的项目。可以通过印尼各地的政府投资部门和商会来结识可靠的商人。第二,价格要有竞争力。第三,能保证质量。第四,能准时完成项目。

上述接近印尼官方的人士则强调了要理解印尼的国情。在印尼,政府的权力并不像一些人想象的那样大。比如印尼的土地是私有的,如果想在某地投资建厂,就必须跟土地的所有者搞好关系,以双方满意的条件购买或租用土地,而不是像有的中国投资者那样,寄希望于政府全都搞定。这种事情,政府真的搞不定,土地是私人的,政府没有权利强征。他说。

此外,印尼历史上的几次排华事件,尤其是1998年的那一次,依然在中国公众心中留有阴影。对此,苏更大使坦诚地表达了正视历史的态度,以及印尼政府不会再让此类事件发生的信心。

印尼矿产出口禁令不变矿主不急于投资冶炼厂

过去的事情是真的发生了,不容否认。1998年之后,我们也有很多反思。印尼政府也出台了很多政策,希望缓和国内各阶层、各族裔之间的不平等,以消除排华现象的社会基础。

过去的教训也让今天的印尼社会变得更多元包容。印尼的族裔、宗教、文化非常多元,每一个印尼人从出生起就应该接受这个多元的世界,并且认识到,多元恰恰是印尼这个国家的优势所在。

我希望,中国人民和印尼人民一起,在不忘历史的同时,更多地向前看。未来才是机会,未来在我们手中。苏更说。

(:中冶有色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