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兽域狂啸 第四回 厉风魔猪

2020年02月15日 栏目:教育

兽域狂啸 第四回 厉风魔猪芳草如茵的山坡上,突兀地横卧着一块大石头,如伏着一头猛兽。大石头上,坐着一位年青人,身材高大匀称,着一身

兽域狂啸 第四回 厉风魔猪

芳草如茵的山坡上,突兀地横卧着一块大石头,如伏着一头猛兽。

大石头上,坐着一位年青人,身材高大匀称,着一身简朴的兽皮背心和短战裙,裸露出年轻的,如绸缎般光滑的皮肤,肌肉强健而充满活力。

年青人有一头暗金色的浓密头发,在山风中凌乱着,俊朗的脸庞上,剑眉紧锁,星目微蹙,正默默的出神。

这年青人虽然一声未吭,但仍有一种睥睨桀骜的气势。

这年青人正是林啸,今天是他穿越到这个异界的第三天,但他仍然感觉到有种虚幻感,常有一种自己在梦中的错觉,因为,这三天,他所接受到的信息实在是太具颠覆性了,整个颠覆了他的世界观和人生观。

人类和兽人,精灵和魔兽,斗气与法术……这一切以前只在好莱坞大片和魔幻里才会出现的东西,在这个世界却是真真切切的存在。

林啸现在就是一个兽人,兽人中的虎族人,传説中的诸兽神之首——虎神寅天的后裔。

真是好奇害死猫,好死不死要凑上去看那么一眼,这下可好,好好的人当不成了,还他妈的莫名其妙穿越到这样一个奇怪的世界。

“唉!”林啸深吸一口气,长长地吐出,纾解了一下胸中的郁闷。

林啸是练过气功的,他可以感觉到,这世界的空气中有极充沛的灵气,比之地球不知浓郁多少倍,也许这正是种种奇异事物层出不穷的基础条件之一吧。

忽然,林啸眼中光芒一闪,嘴角泛起一丝轻笑,他双手在石面上一按,整个人已经一个虎跃,向前窜出丈余。

这样的速度和力量,已经远远超过了林啸在地球上苦练十几年的水平,天生强横,这是兽人天赋的优势。

电光火石间,一只巨大的猛虎挟着一阵劲风,扑在了林啸之前坐着的地方,见一扑落空,它“嗷”地发出一声不满的怒吼。

“阿铜,你真没用,阿金变成人了你还是打不过他。”伴随着这声脆生生的数落,从虎背上跳下一个十来岁的xiǎo女孩,正是林啸来到这个世界最早见到的那位xiǎo女孩。

巨虎被xiǎo姑娘diǎn着鼻子奚落,却是一diǎn脾气也没有,低下巨大的脑袋,一阵委屈的呜咽,一边还用幽怨不满的眼神直瞅林啸。

林啸不由得苦笑着摇摇头,心里却莫名的一阵温暖。

兽人在生育下一代时,有五分之一的几率会发生返祖现象,诞下兽形的后代,这被称为兽亲。

其实,人类的婴儿中也会出现返祖现象,只是几率大大低于兽人。

兽亲虽然智力比一般的猛兽高不了多少,但体型庞大,力量惊人,且与兽人心意相通,是兽人这个种族很重要的组成部分。

三天前,林啸就是穿越到了一头垂死的兽亲阿金的身上,然后莫名其妙又化为了人形。

而且,林啸发现,阿金虽然因为智力低下,对这个世界只有蒙胧的认识,但它对这个世界的人和物的情感记忆却十分强烈,且已经和林啸自身的记忆完全融合了,也就是説,林啸对这个世界的情感背(景)深深地打上了阿金的烙印。

也正因为如此,林啸对这个叫林蓓的xiǎo女孩和这头叫阿铜的虎亲充满了亲切感,因为他俩正是阿金从xiǎo到大最亲密的玩伴。

“阿金,你怎么又在这里发呆啊

!”林蓓走到林啸身边坐下,一把拉住他的胳膊,阿铜也无声地在旁边蹲下,巨大的虎头直往林啸脸上蹭。

“没什么。对了,你以后记得要叫我林啸喔。”林啸轻轻刮了一下林蓓的xiǎo鼻子,他有阿金的记忆,所以一到这个世界就可以听懂这里的语言,而且三天下来,已经基本会説了,只是咬字还有一diǎndiǎn不准。

“知道了,林啸!林啸!哼!我还是觉得叫阿金好听。”林蓓不满地嘟着嘴,阿铜也发出一连串的咕噜声以示赞同。

兽人一般以族为姓,比如狐族人就叫狐某某,狼族人就叫狼某某,但虎族不同,作为曾经的王族,它拥有独立的姓——林,据説为神灵所赠,以彰显其林中之王的威名。

当族中的祭祀林洪,也就是林啸初到这个世界上所见的那位老人要为林啸取名时,林啸毫不犹豫地操着当时还十分不流利的语言,毛遂自荐了“林啸”这个名字。

虎亲化人,而且刚化为人形就能开口説话,还会自己取名字,自然又是激起一片惊讶,只能用神迹来解释了,林啸在族人心目中的地位那是节节攀升。

“你怎么又逃出来了!过会洪伯又该满山来找你了。”林啸笑着对林蓓説。

一听这话,林蓓的一张xiǎo脸拉得老长,恨声説道:“阿公成天説我有当祭祀的天赋,天天拉着我认那些个奇怪的符号,又没有用,又不好玩。”

林啸见过洪伯在地上划拉过那些符号,那其实是一种象形文字,可已经无人能解读,只能由族中的祭祀一代代机械地传承着,传承这些符号,也是历代祭祀最重要的工作之一,虽然不知会有什么用。

那些象形文字的结构十分精巧,是一种很成熟的文字,林啸隐约有种猜测,虎族,甚至兽人这个种族的文明在历史上一定曾经辉煌过,不然不可能会产生这样高级的文字,只是,现在这文明已经遗失,兽人也退化成了现在这样一种原始的状态。

是什么样的剧变,会让一个高级的文明完全崩溃呢,林啸不由得抬起头,望向山坡下那个xiǎoxiǎo的营地。

营地由几十dǐng兽皮帐蓬组成,四周用原木钉成一圈栅栏,虎族是一个流浪的民族,这个营地是一个月前才建立的。

此时,营地里正一片平静,只三三两两的女人在操持着家务,几个儿童在追逐打闹,笑闹声随着山风隐隐传来,族中大部分的精壮汉子已经外出狩猎了。

忽然,林啸那暗金色的瞳孔剧烈收缩成针孔一般,目光锐利得如同实质。

与此同时,林蓓和阿铜也察觉到了异状。

营地东面那连绵的密林中,有数处树冠猛烈地摇动着,这摇动的轨迹正向着虎族的营地飞速逼近,一路惊起成片的飞鸟。

“敌袭!”林啸霍地站起来,飞身跃上阿铜的虎背,同时一把将林蓓拉了上来。

与此同时,阿铜一声长啸,猛然一纵,四肢腾空,已经从巨石上跃下,刚一落地,便箭一般向营地纵去。

阿铜的速度快极了,四周的灌木“刷刷”直响,飞速向后退去,劲风刮得林啸不由得眯起了眼,但他却一直死死盯着那片发生异动的丛林。

转眼间,阿铜已经跑到了营地边,它一声长啸,高高跳起,从三米多高的木栅栏上一纵而过。

“保护蓓儿!”林啸一声大喊,从高高跃在空中的虎背上一个跟头翻了下去。

“腾”一声,林啸稳稳地落在地上,一个前滚翻,顺势拔出一杆插在地上的长枪,向着营地的东边疾驰而去。

“嗷!”阿铜落地一声低吼,驼着林蓓向着营地中心纵去。

“轰”一声巨响,数棵合围的大树被生生撞断,轰然倒砸在地上。

而伴随着这声巨响,丛林中冲撞出数个巨大的身影。

“喝喝喝!喝嗷!”这几个巨大的身影一冲出树林,就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厉啸,震耳欲聋。

“是一窝厉风魔猪!”闻风而来的虎族战士中有人认出眼前的魔兽,骇声大呼。

果然,这几头巨兽皆为猪形,除了一头稍xiǎo,另外几头都有非洲象大xiǎo,口鼻高拱,面目狰狞,獠牙森森。

厉风魔猪,成年后为三级魔兽,矢石难伤,力大无穷,獠牙如枪,天赋神通为口吐风刃,且一旦被激怒,不死不休。

而眼前这几头厉风魔猪,皆双目通红,口喷白沬,一边疯狂冲撞,一边厉声尖啸,显然已经癫狂了。

这一窝厉风魔猪共有五头,四头成年魔猪为一公三母,还有一头幼年魔猪,这样的阵容,就算有一百名虎族战士,也不一定能应付得了。

而现在,营地中只有区区二十几位留守的精壮战士。

林啸将枪一横,站定了身形,死死盯着由远而近冲撞而来的魔猪群,地面隐隐传来阵阵震动。

一双有力的大手抓住了林啸的肩膀。

林啸一回头,发现拉住他是林洪。

“洪伯!”

“林啸,你不能犯险,退后。”林洪説罢,不由分説地将林啸拉到身后。

一位三十多岁,身高近两米,肩膀比林啸要宽出一倍的大汉振臂大呼:“女人和孩子都骑上虎亲,到后山躲避,其余人分头挡住这五头魔猪,不要拼命,拖住它们一阵,等我吹响号角,立即放弃营地,撤到山上。”

此人是留守战士的首领林岩。

二十几位如黑铁塔般的虎族战士飞速在林啸和林洪的身前散开,人人手中一枝长枪,石制的枪尖磨得极锋利。

眨眼间,为首的那只最为高大的厉风魔猪已经冲到了木栅栏前,它一刻不停,一声厉啸,一头撞了上来。

“轰!”由粗大的原木结成的木栅栏像纸做的一样被撞得粉碎,魔猪群猛然冲入营地,向着虎族战士撞来。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