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金融

跨地域电网互联能让陷死胡同的西南水电脱困2019iyiou

2019年05月14日 栏目:金融

跨地域电互联能让陷“死胡同”的西南水电脱困么?随着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全社会用电量增速呈现放缓态势。2016年全国发电设备平均利用小

跨地域电互联能让陷“死胡同”的西南水电脱困么?

随着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全社会用电量增速呈现放缓态势。2016年全国发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数已降至1964年以来的水平,中电联也预计2017年全国全社会用电量增速将低于2016年。在我国电力消费减速换挡的当下,煤电、水电、核电、风电、光电都面临着消纳问题:核电风电因电力过剩而停运、东北 窝电 顽疾已成为东北能源痛点、西南水电大省四川和云南弃水更屡创新高。

业内预计,今年西南水电开发外送的市场需求下降之势将更严峻,西南弃水也将更严重。如何破解西南水电消纳难题,各层面均在积极寻求有效途径。

采访中,有业内人士认为,应尽快把水电纳入可再生能源全额保障性收购范围;也有人士建议,要加快推进国南合并,一张有利于水电全国输送;更有人提出,通过洲内互联、洲际互联等一系列联工程解决我国电力过剩和西南弃水问题。

跨省区消纳解决西南弃水

弃能源似乎走进了 死胡同 ,如何解决可再生能源的消纳问题?如何把弃水控制在合理水平?国家层面 煞费苦心 。

为了打破省间壁垒,有效解决西南弃水问题,在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刚刚印发《保障核电安全消纳暂行办法》(以下简称《办法》)不久,国家发改委运行局2月15日又发布《征求2017年重点水电跨省区消纳工作方案意见的函》(以下简称《意见函》)。无论是《办法》,还是《意见函》,发现主要内容均主推跨省区消纳。

这是国家层面首次公开征求重点水电跨省区消纳的意见,以前西南弃水问题并不突出,这两三年问题逐渐凸显。国家层面干预可以把西南弃水控制在合理范围内。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接受本报采访时说, 水电弃水涉及到国家的能源结构调整问题,不是光靠市场就能解决的。

除了国家层面 出手 解决西南水电消纳问题,各省也积极谋划西南水电开发和外送。

今年3月初印发的《四川省 十三五 能源发展规划》提出,重点推进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 三江 水电基地建设,推进配套送出线路规划建设。

此外,今年2月20日渝鄂直流背靠背联工程北通道换流站项目正式开工建设,工程立足于构建覆盖四川、重庆、西藏负荷中心和水电基地的西南送端同步电,建成后可实现西南电和华中电异步互联,为后续四川水电外送创造条件。

水电大省云南在2016年底印发的《云南省沿边开放经济带发展规划 (2016 2020年)》(以下简称《沿边开放经济带规划》)中提到,要加快大湄公河次区域电力联进程以及与周边省份跨区域电力通道建设,建成重要的跨区域电力交换枢纽;加快500千伏博尚开关站加主变工程、500千伏西双版纳输变电工程、澜沧江上游电站送出工程建设。

现有通道能力不足

查阅数据注意到,我国近年水电跨省区消纳成绩斐然。 目前,西南区域水电送出共有5条特高压输电线路,源源不断的电能送往南方和华东负荷中心。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党组书记、常务副理事长杨昆日前表示, 近些年,这几条线路每年汛期都保持连续稳定满载运行,年输送电量1400亿千瓦时。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西南水电外送总规模已达4625万千瓦,其中依托金沙江下游溪洛渡电站分别送电浙江800万千瓦、送电广东640万千瓦;依托向家坝电站送电上海640万千瓦;依托雅砻江锦屏、二滩电站送电江苏720万千瓦、送电重庆315万千瓦;依托澜沧江中下游小湾、糯扎渡电站和金沙江中游金安桥、梨园、阿海电站分别送电广东1210万千瓦、送电广西300万千瓦。

即便如此,仍有很多水白白流走。对此,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本报: 建议尽快把水电纳入可再生能源全额保障性收购范围。

另有专家建议: 加快国和南合并,构建全国一张。同时下达各省清洁能源消费比重硬指标,以此解决弃水消纳问题。

四川省委省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副主任王海林则认为: 眼睛除了盯着外送,还要想办法内销。四川省可以研究出台优惠电价政策,积极鼓励在生产生活领域多用水电。

国副总经济师、西南分部主任王抒祥建议,在采用市场化方式外送水电的同时,也要多采用类似 电力援藏 的方式,多向其他区域输送清洁电力。同时,水电开发规划、电建设规划和电力市场需求,三方要协调发展。

全球能源互联发展合作组织经济技术研究中心副主任周原冰则表示, 十三五 期间,我国电建设互联,实际上就是为了清洁能源大规模开发和消纳,重点是要做好跨省跨区电的建设和加强。未来关键是依托特高压交直流电把 三北 的风电、光电和西南水电大规模、远距离输送到中东部地区。

跨国互联提上议事日程

虽然西南水电开发外送带动了四川、云南、西藏经济社会发展,也保障了中东部地区能源供应,但随着中东部地区用电增速放缓,国内电力需求也日趋饱和。针对目前用电需求情况,全球能源互联发展合作组织提出了各大洲跨国跨洲联规划,通过洲内互联、洲际互联等一系列联工程解决我国电力过剩和西南弃水问题。

全球能源互联发展合作组织规划了两条跨国跨洲联,一条是未来将以中国西藏水电为电源基地,建设中国藏东南-印度班加罗尔、中国藏东南-印度孟买两项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以及中国藏东南-孟加拉输电工程,为印度、孟加拉提供清洁电能。另外一条跨国跨洲联规划是中国-东南亚电互联工程,以中国云南水电为电源基地,建设中国云南-缅甸-泰国、中国云南-越南两项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以及中国云南-缅甸-孟加拉输电工程,向泰国、缅甸、越南、孟加拉输电。

以云南水电为电源基地跨国联已经写入了云南省政府的《沿边开放经济带规划》,即加快推进500千伏云南向缅甸仰光输电工程、云南向泰国送电工程;中缅110千伏临沧芒卡-缅甸佤邦南邓特区输电工程投入运行;加强中孟电力联研究,积极推动云南-孟加拉国电力联工程。

全球能源互联发展合作组织秘书局副局长陈葛松认为,围绕 一带一路 ,电建设可先行,特别是中国特高压技术已经把电输送到巴西,目前我们正推进周边国家和地区的特高压技术。 例如,印度10多亿人口,人均用电量很少。我们研究过,从西藏水电送印度,给印度带来清洁能源的同时,也解决了印度缺电问题。

上述业内人士对本报表示: 考虑把西藏、云南、四川的富余水电用全球能源互联输送到缅甸、孟加拉、泰国、越南的想法很好,但落地的可操作性难度和风险很大。尤其是当本国电力供应能满足全社会用电需求后,也有可能会放弃我国的远距离跨国输电。 (文丨苏南)

肖冰
2015年北京智慧物流战略投资企业
保险科技突破行业困境的三点思考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